1. 首頁 > 詩詞

圓房小說描寫

圓房小說描寫

何以笙簫默圓房原文內容

不知是下午睡多了還是因為那一瓶點滴的關系,默笙的精神好了很多,根本一點都不想睡覺。在床上翻了兩下,突然想起一件事,差點跳起來。
天哪!明天就要去香港了,她居然什么東西都沒有準備,真不知道這兩天干什么了,居然把這么重要的事忘得一干二凈。
急急忙忙從床上爬起來,翻出旅行袋開始收拾東西。
動作太急促,證件掉在地上,默笙俯身去撿,卻有一只手比她更快地撿起。
咦?
一起身,手腕立刻被人緊緊抓住,以琛拿著證件,眼底有著陰霾:“你在干什么?”
“……收拾東西?!笔滞蟊凰サ煤芡?,默笙想掙脫,卻被他抓得更緊了。
眼睛掃向一邊已經整理得差不多的行李,以琛眼中的陰霾更濃了:“你要去哪里?”
想起還沒有跟他說,默笙乖乖地回答:“香港?!?br />香港?
以琛的怒氣漸漸凝聚。如果不是他恰好,不,根本不是恰好!若不是他想來看看她睡好沒有,明天早晨,她是不是又在他一無所知的情況下消失得無影無蹤?
她到底有沒有一點為人妻的自覺!她究竟明不明白她已經是他的妻子,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樣拋下他一個人決絕地離開?
昔日的傷口被狠狠地撕開,以琛的手勁控制不住地加重,陰郁的眼神毫不放松地盯著她:“好,你告訴我,這次你又要去幾年?”
他在說什么?默笙感覺感冒的昏沉又來了,手腕上的痛楚越來越讓人難以忽視:“以琛,你能不能先放開我?”
放開她?
休想!
用力一拉,她便落入他懷中。以琛俯下頭,狠狠地吻住她,不溫柔的,激烈而憤怒。
那種吻法簡直是要把她整個人都吞下去,連呼吸的余地都吝嗇于給她。橫在她腰間的手臂越收越緊,仿佛要把她揉進自己的身體,從此成為他的一部分。
“以琛……”默笙想脫離他的掌握,她清楚地感受到他動作中傳達的怒火,卻不明白為什么。
然而她軟軟無力的呼喚反而催化了他的熱情,小小的掙扎更加深了他控制她的欲望,他把她壓到床上,牢牢地控制住她,幽深的眼眸望著身下的默笙,那是他唯一所要的擁有。
“默笙,這是夫妻義務?!?br />他吸吮著她嬌嫩的肌膚,強迫地在她身上留下他的印記,強制而直接的動作讓默笙淺淺地抽氣。
“……痛?!?br />以琛的動作稍稍頓住。痛?她也懂得什么叫痛嗎?
痛是午夜夢回后抓不住她輕顰淺笑的巨大空洞,是無論做什么事都會莫名其妙的失神,是每一次成功的喜悅后隨之而來的更多的寂寥……
她怎么會懂!
那些時候,默笙,你在另一個人的懷抱里。
睡衣被他扯開了一半,半褪在腰間,正好將她的雙手絆住,讓她無法動彈,只能任他為所欲為。
眼中看到的景象和手下令人迷醉的觸感讓以琛的理智完全流走,燃燒的眸子盯著她,這是他極度渴望的,無數次想像的……壓抑了七年的欲望再也壓抑不住了,徹底地將他淹滅。
手掌肆意地游移在每一片他想占有的禁土,連同熾熱的吻烙在每一寸他想擁有的肌膚上……那種帶著一絲恨意的激情,讓默笙無法思考,昏沉沉的,仿佛置身于一個迷幻的境地。
直到那一陣怪異尖銳的鈴聲響起,震回了她漂浮的神智,迷迷糊糊地想起這個奇怪的鈴聲是小紅專屬的。
“手機……”
現在她還能想到手機?以琛加重了力道,然而漸漸的那持續不斷的鈴聲令他也無法忽視了,微微松開了她,手伸過去關手機。
默笙終于有機會好好呼吸,卻一個氣岔咳起來,她本來就感冒,現在一咳起來竟停不下來。
手機鈴聲歇了,臥室里只有她劇烈的咳嗽聲。
以琛還半壓在她身上,卻沒有再繼續,失去的理智一點點回來。身下的默笙衣襟凌亂,身上點點的紅痕仿佛在控訴著他剛剛的粗暴,他甚至能感受到她的身軀在微微地顫抖。
一股自我厭惡牢牢地攫住了他。何以琛,你已經強迫她嫁給你了,現在還要強迫她陪你上床?
他扯出一個苦笑:“你去香港干什么?”
“出差,雜志社要和香港一家出版社談合作,以琛,只要幾天就好,我忘記跟你說?!蹦弦灰坏亟淮宄?。
以琛沉默著。
他剛剛在做什么?婚內強暴?
以琛平復著急促的呼吸,壓抑著蠢蠢欲動的情潮,動手幫她整理衣服,扣上內衣扣子的時候感覺到她輕輕一顫,目光中帶著點不安。
“我不會拿你怎么樣?!彼吐曊f,自嘲地一笑,猛的起身離開臥房,默笙只聽到砰的一聲巨響,臥室里又只剩她一個人了。
怪異的鈴聲又不屈不撓地響起來,默笙手移過去拿起電話,小紅興奮的聲音傳來:“阿笙阿笙,還有一樣東西你千萬別忘記幫我帶,在香港買很便宜的……”
好不容易她滔滔不絕說完,默笙合起手機,想笑一下,卻扯不出笑容。
明天她就要去香港了,而他們,就這樣?
徘徊又徘徊,最后還是推開了那扇門。
客房里只亮著一盞昏黃的臺燈,以琛靠坐在床上,雙眸定定地看著她,身邊的煙灰缸里已經堆滿了煙頭。
默笙安靜地走到床的另一邊,把自己的枕頭放在他枕頭旁,掀開被子的一角,小心地躺好,然后閉上眼睛。
以琛沒有動靜,又點燃了一支香煙。
過了一會,默笙低聲說:“把燈關了好不好?我想……”
“睡覺”兩個字消失在空氣中,她忽然被人凌空抱起,落坐在他腿上,被他緊緊地囚禁在懷里,溫熱的氣息吹拂在她頸邊,以琛低啞的嗓音帶著難以察覺的緊繃。
“你知不知道你這樣意味著什么?”
怎么會不知道呢?
默笙垂下眸子,舉起手指在他心口劃字。
一筆,兩筆,三筆……她在寫……
以琛一震,抓住她不安分的手,包含了太多情緒的眼眸盯著她。
“默笙,你怎么會這么折磨我?”
她劃上他心口的剎那,悲喜已經不分,侵襲上她的唇,想證明她此刻的真實。
等到他終于肯放開她,默笙已經氣喘吁吁,軟軟地倚在他胸前。
這樣的沉默好曖昧,默笙不自在地想找點話說。
“以琛,我感冒了?!彼慌卤粋魅締??
“我知道,我不會趁現在欺負你?!?br />以琛擁著她,無奈且認命。
呃?默笙有點呆。他是不是誤會什么了?
可是……難道要她說她不是那個意思?
她才不要!那樣好像她巴不得他“欺負”她一樣,以后一定會被他笑。
“其實,可以……欺負的?!?br />呃!誰在說話?一定不是她!默笙懊惱極了。
以琛沉默著,他沒有聽到嗎?默笙剛剛有些放心,卻發現胸前的扣子被人悄悄解開了……柔白的雙肩逐漸暴露在寒冷的空氣中,細膩的肌膚上布滿了他方才肆虐的吻痕,很深很清晰,可見剛剛他是多么的用力,可是,他現在只想再欺負一遍……
熾熱的唇再次貼上她的肌膚,熨燙著上次留下的痕跡……
“默笙,我有沒有聽錯?”以琛的聲音沙啞透了。
默笙說不出話來,他都已經執行得那么徹底了,還問這種話!
強制熄滅的熱情如此容易重燃,以琛突然抱起她走到臥室,將她放在臥室的床上。
“還是在這里?!?br />有什么不同嗎?默笙不明白,可是她已經沒力氣問了,以琛男性滾燙的身軀覆在她身上,火熱的唇舌霸道地占有著她的一切,引她在那個從未領略過的世界里輾轉起伏,直至激情退卻……
默笙迷迷糊糊地睡著,然而終究睡得不安穩,半夜不知幾點醒來,身邊是空的,眼睛在房內找了一圈,發現以琛站在窗前。
或許是黑夜的緣故,默笙突然覺得他的背影如此沉重,逼得人透不過氣來。他似乎察覺到她的視線,回頭,暗沉的夜色里看不清他眼眸里蘊藏的東西。
他摁滅煙,走過來,掀開被子躺在她身邊,靜靜地抱住她。
默笙安靜了半晌,忍不住開口:“以琛,你在想什么?”
聲音中有著不安。
“沒什么,想通一些事情?!?/div>

小說中描寫古代新人洞房、男女歡愛的片段

金針欲刺桃花蕊,不敢高聲強皺眉;可憐數滴菩提水,傾入紅蓮兩瓣中;粉荷玉璧得滋潤,泉水汩汩涌不停

急求小說中描寫古代床戲的片段,越多越好,跪求好心人士

幽簾漫紗,暈燈紅燭,一室的醉香。
青色的紗簾內,掩映兩具曼妙的身影,簾外,獨留下滿室的美好……
——摘自《麻煩小王妃》
(純手打,非復制)

小說中描寫古代新人洞房、男女歡愛的片段或詩句

小說中描寫古代新人洞房、男女歡愛的片段或詩句 。不要太露骨 ~ 有那個意思就可以了 。(多給些這樣的詩句)再給些成親過程的片段吧~
他翻身將她壓在身下,脫去身上的衣服,和她赤裸交纏……
她根本來不及反應,遲鈍得跟不上他的腳步,直到感覺他慢慢進入了她,一股疼痛逼出她的眼淚,她的腦袋化作一片空白……
“小樂……”羅謙低頭吻她的臉,連綿的吻到耳邊,在她的耳里吐著濃重呼息……
她有感覺他仿佛說了話,無聲的話語隨著他的嘴唇摩擦她的耳門傳來,她似乎懂了那句話,眼淚自眼角滑落……
這一夜,他不曾自她的身上離開。
這是《笑常樂》那篇小說上截下來的,樓主若只是看看,那就看吧,若是用來參考著寫小說的,建議樓主將原段改改,以原段作為參考。老師說過,把別人的東西活用一下就屬于自己的了哦,這不是抄襲。

描寫古代洞房的片段

洞房花燭夜時的情景片段,越詳細越好。
  資料節選自小說片段:
  “今夜,這島就是我們的新房,這鮮花環繞的地方,就是我們的婚床?!?br />  
  夏潯握住了茗兒柔軟的小手,她的掌心已經熱了起來。
  
  這番安排,夏潯確實是動了一番心思。茗兒是他愛著長大的,從一個天真可愛的黃毛丫頭,出落成一個漂亮乖巧的大姑娘,雙方年齡差距有十多歲,對她的愛很有些寵溺、呵護的感覺在里邊,另一個,她成親的年齡太小,眼下還沒過十七歲生日。
  
  雖然茗兒這年紀在這個時代成親很正常,可是對夏潯來說,卻有一種娶了個小小新娘的感覺,總覺得她的身心還沒有發育成熟,不免有些誠惶誠恐,新婚初囘夜,想盡量讓她放松下來,能多體會一些男囘歡囘女囘愛的樂趣,而不是緊張痛楚。所以他才別出心裁地安排了這么一出,在茗兒熟悉的地方,又布置得這般浪漫,讓兩人的新婚之夜更加完美。
  
  果然,在茗兒熟悉的地方,又是滿室燭囘光和鮮花,四面環水,又不用總是想到前庭那些杯籌交錯的賀客,茗兒的心踏實下來,開始恢復了她的溫柔與活潑,當夏潯把她抱上婚床的時候,她環住夏潯的脖子,脈脈含情地問道:“旭哥哥……”
  
  “嗯?”
  
  “我喜歡你!”
  
  “嗯!”夏潯正在低頭研究著她的紅妝,琢磨著怎么把它扒下去,所以只是心不在焉地應了一聲。
  
  “旭哥哥!”
  
  “嗯!”
  
  夏潯繼續琢磨:“這是腰帶,這有個扣兒,解開了,這是從上邊脫還是從下邊脫的呢?”
  
  茗兒摟的更緊了些,揚起一雙滿是憧憬的眸子,甜甜地問道:“你說,下輩子,我們還會是夫妻么?”
  
  “我的小娘子,你上輩子就是這么問的?!?br />  
  茗兒聽醉了,環著他脖子的雙手好象酥囘麻了似的,軟軟地松開,暈陶陶的闔上雙眼,羞紅著臉任他剝去自己的衣衫,渾然忘記了該由她服侍丈夫來寬衣的事了。
  
  “不要……”
  
  “別人家都這樣的?!?br />  
  “熄……先熄燈……”
  
  “熄什么燈,別人家都這樣的?!?br />  
  “不行!給我被子……”
  
  “給什么被子,別人家都這樣的?!?/div>

本文由經典詩詞網發布,不代表經典詩詞網立場,轉載聯系作者并注明出處:www.pgi379.cn/shici/78379.html

聯系我們

在線咨詢: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
微信號:暫無

工作日:9:30-18:30,節假日休息

自拍偷区亚洲综合美利坚